听寒

今天早餐黑米粥的生产日期是tsuyo的生日,超级惊喜的~\(≧▽≦)/~

特浓奶香果酱酥饼,用的是草莓酱,酸酸甜甜味道的加上酥松的口感,好吃(ฅ>ω<*ฅ)

突然想动手做点什么,就有了这个,实物还是有些小瑕疵的,因为是第一次做这种挂壁式收纳袋,╮(╯▽╰)╭

今天和好朋友逛街的时候看到的生日熊🐻,特的找到了大爷的那只,还好没卖掉~\(≧▽≦)/~希望新的一年里,kochan能事事顺♡,KinKi Kids能样样舒♡~

【KK】离别之后(一发完)

【KK】离别之后(一发完)

KK属于他们自己,ooc在我

灵感是坐车是听到广播里在读一封信,一个絮絮叨叨说给另一个人让她好好照顾自己,即使自己不能陪在她身边。就想到两位爷了,于是就有了这篇。


从古自今,离别从来都不是一件能让人高兴的事。“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所以当堂本光一开着他的小法以即将超速的微妙车速飞奔回到两人的家,却发现少了那么多东西时的心情可想而知。必然不像外面那灿烂得睁不开眼的艳阳天。

“没有,没有,没有……都没有……”每一个房间里都没有那个自己心心念念的,喜欢的不行不行的,过去20多年一直陪伴在右手边、触手可及的那个人。不仅这样,衣柜里花花绿绿的衣服,各色或精致简约或繁复奇异的首饰……甚至连pan都不见了,果然……

光一仿佛被抽光全身力量一般垂着头坐在沙发上,略长的刘海遮掩着眼眸,让人看不清他眼里那汹涌的海洋,有阳光映在海面上,风吹过,波光粼粼,唱响的却不是欢歌,而是哀乐。

明明自己说过让那个人等着自己的,可他还是毫不犹豫地一走了之,任自己独自一人。右手狠狠砸在沙发边缘,控制不住的情绪在叫嚣着,舞动着,彰显存在。

良久,光一才抬起头,慢慢环顾四周,即使那个人已经离开,可是房间里还是充溢着他的气息,强烈的色彩与风格浸染了每个角落。那个人的身影好像还在眼前,高兴“fu~fu~”小猪笑的时候,撒着娇软软叫着“kochan”的时候,无奈的看着天然的自己微笑的时候,难过时垂着眸一言不发的时候,恶作剧后仗着那张无辜的有些过分的脸用那双大眼睛盯着自己的时候,认真做音乐全心全意、专心致志的时候,还有陷入情欲微张着小嘴眼角带红的时候……一切过往或欢乐或悲伤或平淡或波澜,从心底泛出,浮现在眼前。

而当他终于看到那个人离开之际,留在玻璃茶几上给自己的信,原本就不甚平静的情绪之海刮起飓风,惊涛巨浪。

『Koichi san:

当我离开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这么多年了,是时候该独立,学会自己照顾自己,毕竟没有一个人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一秒也不离开。

不要一直熬夜打电动,到早上8、9点才睡觉,你已经是37岁的欧吉桑了。

不要一整天开着空调,温度还调到最低,要把温度上调几度,记得开窗通通风,保证室内空气流通。

洗完澡记得把头发擦干,你的毛发再不好好保养是真的想不要了,要换假发吗?我给你新买的毛发套装要按步骤用(你不是最喜欢读说明书嘛)。

最近天气会转凉,注意添衣服,出门不要就穿一件单衣,会感冒的啦。你感冒了就会连喉咙一起痛,我给你配了凉茶,就在厨房橱柜第三个最里面,绝对不要在这个时候喝冰可乐还加那么多冰块,一定要看医生吃药,不要想着毅力就能战胜病菌。

一定要好好吃饭,不要觉得离冰箱这么远就不吃东西(其实一点也不远!!!),我做了咖喱装好放在冰箱冷藏室了,还有米饭在冷冻室,吃的时候加热就行了,够你吃几顿了。不过也不要一直吃咖喱饭,我还买了一些肉类蔬菜水果,你可以做些简单的菜品。实在不想动手的话,叫外卖吧,餐桌上有一叠外卖单,都是你平时比较喜欢的(PS:除了生姜烧肉之外还有很多选择的)。

时光若流水,匆匆,这么多年了一晃而过。答应我,没有我在你的身边,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再见,kochan。』

素雅的信纸上一行行熟悉的字迹,直直的戳到自己心灵的深处,光一看完信后,久久不能平静。等到终于握住情绪的牵绳,冷静的在手机号上按出一串早已烂熟于心的数字(他们的确没有存彼此的联系电话),正准备按下通话键之时,震动伴随着响起的熟悉的引擎声,着实吓了他一跳。

手机屏幕上出现了[长濑智也]字样的来电显示。光一盯了好一会,引擎声还是顽强地继续。携着怒气,接通了电话,听着baby那边一直小心翼翼地试探自己到底赶没赶上,见没见到人,丢了句没有就挂了电话,也不管对方那边会有什么感受。

等他再次打算播出那个人的号码时,再一次,电话被打断了。

“Baby,我现在没空,我和你的账下次算,我——”

正准备挂断,耳边却听见了那一头传来糯糯的声音,“……Kochan?baby怎么了吗?”

“刚刚他打给我,我还以为又是他。”

“哦,这样啊。”

“嗯。Tsuyo~”

“嗯?”

“你不是答应等我回来吗?”

“你也答应我4点前回来啊,我可是等到4点半了啊~”

“……都是Baby的错,哼~”

“这又关Baby什么事啊?”

“呐,我跟你说啊,今天的工作是和baby一起的,10点开始,3点半就能结束了,结果他这个大天然居然记错时间了11点才来,打他电话又关机,所以我才没赶上的嘛~”

“原来如此,是智也Baby的错呢,等我回来,一定要好好教育教育他,怎么这么没时间观念,要知道时间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一种东西,多少人终身都在后悔曾经没有抓住时间女神的衣角Balabala……”

光一在另一边时不时附和一句,导致堂本刚的火车一直不停就要跑出地球了,“Tsuyoshi san,衣服和首饰都已经托运好了,马上要登机了”staff在一旁小声提醒到,才让刚想起自己打电话本来要说的事。

“Kochan我要登机了,你记得今天去宠物医院把Pan带回来,上午送去做检查了,我在信上忘记写了。”

“哦,我知道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就一周,很快的。记得按照我信上写的做喔!”

“知道了啦。去这么久啊,我……”

“不要想着飞来找我,你这一周的工作都排满了哦。不讲了,我要走了。”

被戳破的光一,想要扳回一城,“我想你了。”声音低沉缠绵。虽然这也是事实。

当了20多年的相方,成为恋人也10多年了,刚还是会被那个人时不时打出的直球弄得dokidoki的。

“Kochan大好き~”不过,他也不是毫无招架力的。控制音量,估摸着其他人应该听不到自己说的话。然后就挂了电话。带着可爱不行的笑容和staff一起往登机口去了

于是,结果变光一被击沉了,还是秒杀。只是脸上的烂柿子笑怎么都收不了了。

在听到难得的表白后,光一的心情阴雨转晴。算了,原谅baby好了。




至于TOKIO乐屋里还不知道自己逃过一劫的智也baby手里拿着手机,还在一直走来走去,嘴里念叨着“怎么办、怎么办……”

                                                                                               【END】

 

 


闲情小记(练笔)
在老家的时候,每日傍晚总会去住处附近的小公园走走坐坐,那里人少清净,很适合一个人静静地或思考,或只是发着呆什么都不做。
公园里靠近小池子的地方有一张靠椅,不大最多坐下两三个人,椅子后面是茂盛的花树丛,枝与叶与花争相彰显着自己的存在感,倒使得小路上的人都不知道椅子上还坐着人呢。初夏的荷花还未盛放,唯一池的碧色荷叶亭亭如盖。若细细察看,倒还是可以在叶与叶的缝隙中窥得一二朵“才露尖尖角”的小荷,只可惜未见蜻蜓立上头。微风拂来,荷叶与花,有摇曳身姿的,有娇羞得弯了腰的,有相互打闹的,还有傲然独立的……
这里的一切总能让身处烦扰之中的我,静心凝气,能于喧嚣尘世寻到一片安置心灵之所,我之幸也。

中午一个人去看星际迷航3,检票进去后就我一个人,(⊙o⊙)有种包场的感觉,后来陆续来了几个人,人真心少,难道是我去的时间不对?_?
电影结束后又逛了会书店,买了两本书,一点也不小清新的类型(๑•ั็ω•็ั๑)

【KK】停电的下午(短篇)


之前中午单位停电了,苦逼的我还要上班〒_〒,就冒着闷热摸了个鱼
ooc在我,不喜点✘

“很热啦!别靠过来……喂,欧吉桑,你听到没!”堂本刚嘟着富士山小嘴说道,明明是警告的话语,可配上他黏糊糊的嗓音,一点威慑力都没有。瞧他家的巨匠不就贴的更近了吗,就差把那抱着怨还依旧萌死人不偿命的小熊猫整个搂在怀里了。

“Tsuyo,我们出去开房吧!”裸着上身的光一边感受着自家恋人因为流汗而变得更加滑腻可口的肌肤,一边提议道。

“巨匠的脑袋是热坏了吗?还是觉得自己太久没上娱乐版头条不开心了,‘重大新闻——KinKi Kids开房坐实HOMO爱!’我可不想被Johnny桑叫去问话。”吱呦发了个大大的白眼,吐槽自家大师的智商。

“可是很热嘛~”

“不要撒娇,37岁已经是欧吉桑了。卖萌给谁看,哼╭(╯^╰)╮”吱呦扇着扇子,毫不理睬旁边人的举动。

光一见自己的伎俩没用,只好打消开房的打算。然而眼前相方活色生香的样子,让热气从心底一直漫到全身。一件宽松的黑色背心,胸口大片白嫩的肌肤都展露在外,B cup也隐约可见,圆润的肩膀加上极大的领口,让一边的肩带滑落到一侧,那颗他爱的不行的黑痣就在时不时的彰显自己的存在。而下身穿了条灰白条纹的短裤,白皙的大腿,毛绒绒的小腿都在诱惑着自己,一直痒到心里,让人恨不得吞到肚子了。

“那我们干脆变得更热一点吧~”声音不由有些喑哑,但这样低沉的嗓音回响在耳畔,更伴随着烫人的气息和耳垂上湿热的触感,“kochan~嗯…不要舔了~”。一切的一切,让巨匠轻而易举的得偿所愿了。

原本闷热的房间,变得越加火热。时不时有令人不由脸红心跳的声音回荡在其中。

沙发上,浑身是汗的光一抱着同样湿透的吱呦不撒手,吱呦虽想让他离远点,然而有心无力,只好作罢。

“嘀——”空调终于又开始远转了。“来电了。”光一对着怀里快要睡过去的恋人说道。

“……嗯,抱我洗澡去”“遵命!”光一漏出被Fan们称之为烂柿子的笑容,应答道。
END

在看天魔出动,244永远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23333,不过天魔少爷超级美貌啊,截图根本停不下来❤❤还有每次一晕wwww被萌成佛了

【火有】暖桌,新婚与投喂(下)

【火有】暖桌,新婚与投喂(下)


拖延症没救了,这么久居然还有人看,跑来填坑

前面写了新婚梗,接下来就是暖桌与投喂了,还是一样ooc全在我,勿拍





一到火村家,有栖就直奔暖桌而去,就好像是与久别的恋人的重逢般兴奋、激动。火村刚打开门,就见有栖一溜烟地窜了进去,目标明确地把自己埋进了出门前插好电源的暖桌中,只露出毛茸茸的头。


“筱宫婆婆呢,是出门了吗?”有栖环顾了一圈,没看到平时自己来访时,热情招待自己的筱宫婆婆,有点好奇。于是将目光转向正在脱风衣的好友,一边发问。


边等待回答,边享受暖桌的温暖的有栖,看到不远处可爱的小东西时,发出软软的嗓音。


“momo酱~”


好久不见的momo扬着头,正摇曳生姿地朝着火村走去,有栖发出“爱的呼唤”,希冀能赢得关注。


“喵?”momo歪着小脑袋朝声音的来源看了看,又转头看看没发声的papa,叫声里充满了疑惑。迟疑了会,调转方向朝着呼唤自己的人走去了。


“耶!”有栖伸出左手抱住momo,右手一下一下地从头部轻轻摸到腰部,momo舒服地躺在有栖的怀里,这让他很有成就感。


“昨天,婆婆出发去神奈川县参加好友儿子的婚礼去了,说是大概要呆一周时间。”火村一边回答有栖的疑问,一边示意有栖把外套递给他。他完全不在意momo的“出轨”,火村表示,两只猫是同样性别,有什么好担心的。


“哦,这样啊。”顺口回应道,又见火村的手势,有栖才想起自己还带着围巾外套呢,把他们递给火村后,又专注在他的逗猫大业之中了。


直到一阵清新的水果的酸甜气息开始进攻有栖的嗅觉神经,有栖才把注意力拉了回来。


只见火村已经坐到他的旁边了,暖桌正中间摆放着一盘橘子,一个个有着饱满的姿态和黄澄澄的色泽,彰显着自身诱人的魅力。而火村手上正仔细地剥去一个橘子的外衣,白皙的双手与橘子的橙黄相映照,“有点好看呢”,有栖怔怔得想道。


“吃吗?”火村看着有栖盯着自己手中的橘子发呆。


“嗯嗯嗯,要吃!”有栖原本有些萎靡的精神在食物的诱惑下,蹭蹭蹭得往上涨。可是盯了会自己与momo还在亲密接触的双手,又不想从暖烘烘的被炉里爬出来去洗手。正两难时,嘴里却不受控制地冒出一句话来,“火村,你喂我嘛~”声音撒娇意味显露无遗。


说完,有栖就怔住了。等缓过神,脸一下子红到耳朵尖。“哈哈,我、我开玩笑…”还未说完就被递到眼前的一瓣剥地干干净净的橘子堵住了后半句话。


不知所措时,传来低沉地显得格外诱惑的一声,“啊~”,结果自己被还真的蛊惑到张嘴咬住了火村喂来的橘子。


牙齿咬破饱满的橘瓣,汁水漫延到整个口腔,开始是微微的酸,而后则是满满的甜味,一直浸润到心底。等到有栖从火村的投喂中清醒过来后,这下可不止脸红了,连脖子也渗出淡淡的粉色。“我去洗手!”有栖放下momo,用更甚于此前进入暖桌的速度,落荒而逃了,期间没有瞄过火村一眼。


火村看着有栖慌慌张张的背影,不禁轻笑出声,笑声中透露出愉快。


在一旁悠悠的舔着自己左爪的momo,鄙视得瞥了一眼奇怪的papa,又继续打理自己美丽的毛发了。


当有栖说让自己喂他时,有一种痒痒的感觉从心里泛出,盯着有栖红润的双唇,和说话时而可见的调皮的舌尖,抑制不住的冲动把手中的橘瓣递到他的唇边,顺便用有栖最喜欢的嗓音成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明明是和自己一样年纪的男子,怎么就能可爱成这个样子呢,有时真想把有栖变成一只猫,养在家里,不给任何人看呢。看着露出暖桌的部分都泛着好看的粉色的有栖,心想。


火村在回忆着可爱的有栖的时候,有栖还在洗手间做自我调解。自己怎么就昏了头呢,居然撒娇让火村喂自己,又不是热恋的情侣。不、不对,这才不是热不热恋的问题,我们根本不是情侣好吗!有栖拍了拍自己脑袋,把思路拉了回来,最重要的还是自己怎么就真的用嘴接了他喂过来的橘子呢,耳边那声“啊~”还在无限循环。这让好不容易不那么红的脸又开始冒热气。不知道火村会怎么想自己,今天丢脸死了…还有火村也很奇怪吧,居然做出这个举动,肯定只是逗自己玩…


等到有栖终于做好心理暗示,刚从什么都没发生过,嗯,什么都没有!!!结果回到暖桌,正准备钻进去时,眼前又出现一瓣剥好的橘子和一声“啊~”


这下,有栖炸毛了,“火村英生!”难的叫了好友的全名,恼羞成怒的有栖错估了自己身为小说家即战五渣的宅男的战斗力,扑向了平时练拳击的副教授。结果,呵呵,自然是完败,没一会就被锁在副教授的怀里了。


感受自己与火村紧紧贴在一起,而且对方的温度源源不断的传来的有栖,感觉不妙,想挣脱出去。可动了几下,反而被对方抱得越来越紧,“火村,你快放…”有栖抬头想让火村不要闹了,放开自己。


可是接触到对方的眼睛时,顿时什么都说不出了。那双平时冷静自持的双眸,此时晦涩若深海,太多太多情感的漩涡存在,自己仿佛马上要被卷入其中,永恒的被封印在海的深处,那还无人能到抵的海的心脏的处所。
“……”

良久,有栖终于开口想要打破这难熬的沉默,“火村…”


有栖的话又没了下文,这次阻止的是眼前放大的脸和嘴唇上相触的属于对方的火热的双唇。


最初只是温柔的触碰,而后慢慢开始带有更加炙热的力度,有栖从最初的僵持到小心翼翼的试探再到被带引的沉沦。等到一吻结束时,有栖都快呼吸不过来了。


两个人静静的相拥在一起,时光好像停下了匆匆步伐,唯恐打扰到有情人的相处。


“所以…”
“嗯,我喜欢你,有栖。”

“多久了?”
“很久了,等到我意识到喜欢你时,就已经喜欢你好久了”

“…所以趁婆婆不在家时带我回来住,是有预谋的?!”
“也不算,只是看到你就忍不住了。”

“哼。说这么好听,骗过几个无知小女生啊!”
“只有你。那你喜欢我吗?”

“嗯…也许、可能、或者、大概是喜欢的,吧?喂,不要突然亲我啦~”
“忍不住。啾~”


接下来的事也许只有momo知道,反正我什么都没看到╭(╯^╰)╮

【END】

这篇被我拖了这么久终于完结了,从本来应该是冬天的感觉,结果拖到夏天了,不过完结了还是要撒花~~✿❀❀✿